您现在的位置: 法洞网 > 旅游 > 你还敢吃快餐吗?包装纸里藏着“永远的化学物质”

你还敢吃快餐吗?包装纸里藏着“永远的化学物质”


2019-11-18 14:07:26   【  】    【打印】    【关闭


这是德克萨斯州阿马里洛包装厂的馅饼成型机。像这样的快餐馅饼通常有一个外包装,里面含有对人体有害的化学物质。

照片:brianfinke,natgeoimagecollection

作者:sarah gibbens

从高热量到添加剂,我们都知道快餐是不健康的。然而,对有毒化学物质pfas的研究表明,快餐包装也对人体有害。

Pfas,或全氟烷基和多氟烷基物质,是一种广泛用于日常生活的化学物质,具有防水或防火性能。发表在《环境健康展望》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测量了两组人的全氟辛烷磺酸水平,一组吃快餐,另一组吃家常菜。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国家健康和营养调查数据非常全面,并定期维护。研究人员从2003年到2014年获取了10,000人的血样数据。

大约70%的受访者血液中有五种常见的PFA。

调查还询问了人们在过去的24小时、一周和一个月里吃快餐的频率。

24小时后,吃快餐的人血液中的pfas含量继续增加。科学家称pfas在体内存留多年,不同于快速清除体外的常见污染物。这意味着经常吃快餐的人体内的pfas含量也在积累。

争议仍在继续。

目前,我们不知道全氟辛烷磺酸会对人类健康产生多大影响,但大量研究表明,这种化学物质与癌症、甲状腺疾病、激素变化和体重增加有关。

华盛顿州和旧金山通过立法限制在食品储存容器中使用全氟辛烷磺酸。

2017年,科学家研究了400个快餐包装和容器,发现一半以上的面包和甜点包装、近40%的三明治和汉堡包装以及20%的纸板(用于薯条的纸箱)含有氟化合物。这种化学品具有防水和耐油的特性,加入包装后可以提高食品的便携性。

其他科学家正在研究全氟辛烷磺酸对人体的影响,这些特征引起了他们的关注。

无声泉研究所的环境工程师和化学家劳雷尔·夏德尔研究员说:“我们仍在研究接触低剂量全氟辛烷磺酸对健康的影响。”

“食物只是一种来源,”pfas通常存在于油漆、地毯和衣服中。“在这一点上,我想说人们尝试减少接触是有意义的,(但是)我们不能将一定比例的快餐摄入与健康危害联系起来。”

她说频繁摄入全氟辛烷磺酸可能会对人体健康产生累积效应。

PFA因其不能分解而受到批评,它们的化合物被称为“永恒的化学物质”。其他污染物,如双酚a,可以在几个小时内从体内清除,但即使是最低剂量的全氟辛烷磺酸也能在体内持续数月。

隐藏的真相

每周吃5个被pfas污染的芝士汉堡和只吃一个芝士汉堡有什么区别?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这些化学物质无处不在。

为了研究化学物质的影响,科学家们将首先在实验室里让老鼠等实验动物接触不同浓度的有毒物质。研究表明,暴露于PFA会导致肝、肾和免疫系统损伤,肿瘤也很常见,一些PFA甚至会带来癌症和甲状腺功能障碍的迹象。

科学家也想知道这些疾病在人体内的发展趋势。因此,需要成千上万的人组成一个大型研究团队来单独研究PFA。

数十项人口研究表明,童年接触铅可能会影响认知能力。基于这一发现,人们制定了更严格的法规来限制大量铅的使用。然而,科学界尚未就双酚a达成共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认为双酚a是一种安全的化学品,但一些研究表明,它可能会干扰内分泌。

到处

Schaider告诉我们,一个人接触的pfas的量变化很大,这使得科学家很难知道污染物摄入的确切时间。

“有些疾病有窗口期,但在研究成年人时,我们很难回到过去,重现当时的接触场景。”

罗尔夫·哈尔登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环境健康工程中心的主任。他说,研究数据显示快餐和全氟辛烷磺酸摄入之间有明显的联系,但他更担心消费品中全氟辛烷磺酸的总量。

“我对爆米花和快餐不感兴趣。我更担心的是,70%的美国人暴露在不可降解的化学物质中。”

摄入受pfas污染的食物会带来未知的健康后果。此外,schaider说,消费者也应该注意PFA被丢弃后对环境的影响。在非密封填埋场,PFA会渗入地下水。本月早些时候,美国环境工作组的一份报告指出,这种污染物是在加州750万居民的自来水中检测到的。

除了华盛顿和旧金山,加州、纽约和罗德岛也提出了限制PFA的建议。上个月,丹麦成为第一个禁止食品包装中含有全氟辛烷磺酸的国家。

哈尔登在研究结果中补充道:“不要认为这就是我们接触到的所有pfas。(总曝光)更大、更复杂。”

(译者:sky4)

资料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官方五)

幸运农场下载 3分钟pk10 中国竞彩网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awa21.com法洞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